法制網首頁>>
文化>>
發現zhong)泄糯痙ㄎ拿韉墓guang)芒
發布時間︰2020-04-06 18:59 星期四
來(lai)源︰人(ren)民法院(yuan)報

發現zhong)泄糯痙ㄎ拿韉墓guang)芒

——讀(du)《中國法律與中國社會》有感

作為社會的產物,法律深深扎(zha)根(gen)于社會土(tu)壤之(zhi)中。所謂“一(yi)方水(shui)土(tu)養育一(yi)方人(ren)”,法律在這里發芽抽枝(zhi),葳蕤(rui)生長,反過來(lai)也can)跋旌凸娣蹲湃ren)們的行為和思想。站在歷史(shi)長河的這頭一(yi)路回溯(su),探尋(xun)形塑(su)中國法律制度的厚重歷史(shi)和文化脈(mai)絡,對于我(wo)們更為深刻地理解中國法律精神(shen)本(ben)質,或許有著重要的意義(yi)。對比今天被(bei)廣為認可的法治價值觀念,中國古代法律似乎顯得(de)有些迂(yu)腐、陳舊。然而,跳出近(jin)代司法文明的藩籬,從中國古代社會的基(ji)本(ben)內核、基(ji)本(ben)秩(zhi)序出發去審視,會發現zhong)泄糯 勺zi)有其基(ji)礎合理性,我(wo)們不宜以一(yi)套(tao)現代的價值dang)瓿chi),盲目kang)?右耘小/p>

在中國古代,從飲食、服飾,到居所、輿(yu)馬(ma),都體(ti)現出嚴格的等級制度。普通(tong)百姓(xing)階層(ceng)與士大夫階層(ceng)天然地在生產、生活等方方面面存在“等級”上的差異,這種(zhong)差異是無孔不入(ru)的,牢牢扎(zha)根(gen)于所有人(ren)的頭腦中。費孝通(tong)先生在《duan)繽tu)中國》fen)忻枋齙鬧泄鞜逕緇岬牟鐶蚋窬鄭 暗燃丁鄙系牟鉅 兩袢勻揮興ti)現。很多衣食住行方面的細碎(sui)規定不僅(jin)存在于禮書中,而且編(bian)撰進入(ru)法典(dian),以“法”的na)恐屏li)保障(zhang)“禮”的觀念落實。之(zhi)所以重視這些規定,是因(yin)為違反它們不僅(jin)會有社會的制裁(cai),更重要的是,必須要有法律的制裁(cai)。這絕不是一(yi)些散漫的、零亂的習慣風(feng)俗,而是制度化了的成文規範——法與禮。

讀(du)瞿同(tong)祖先生所著(zhu)的《中國法律與中國社會》,最直觀的感受就是,幾千(qian)年來(lai),“法”與“禮”始終(zhong)相伴而行,並成為忠誠維護“禮”的衛士。“物之(zhi)不齊,物之(zhi)情也。”在儒家思想語(yu)境里,人(ren)天生有智愚(yu)賢不肖之(zhi)分(fen),整(zheng)個社會也can)泄gui)賤(jian)上下的分(fen)工,尊重並承認這樣的差異,“斬(zhan)而齊,枉(wang)而順chang) 煌tong)而一(yi)”,才是儒家所說的公平(ping)秩(zhi)序。在這套(tao)嚴謹、完善的等級制度體(ti)系中,法律發揮著嚴格維持階級差異、避免社會滑入(ru)貴(gui)賤(jian)無別、上下失序深淵的重要作用。由此,我(wo)們可以更為理性地看待和理解“刑(xing)不上大夫,禮不下庶人(ren)”︰法律在賦(fu)予特權階級不受普通(tong)司法機構及(ji)法律程序拘束的權利的同(tong)時,對于官私(si)奴婢、娼優皂隸等名列(lie)賤(jian)籍的人(ren)作奸犯科,卻課(ke)以較常(chang)人(ren)更重的刑(xing)罰。這一(yi)切(qie)都源于社會中的貴(gui)賤(jian)上下有各自(zi)獨特的行為規範,這就是以“禮”達(da)到“有別”的基(ji)本(ben)目kang)摹K杏胂執庖yi)的“平(ping)等”“公平(ping)”bei)窀癲蝗ru)的規定,卻與當(dang)時社會的禮教制度嚴絲(si)合縫、緊密嵌套(tao)。事(shi)實上,它已經成為一(yi)套(tao)體(ti)系完備(bei)、邏輯自(zi)洽(qia),且能夠維護社會良好運轉的精妙規範。

回到社會的細胞——家庭,婚姻也遠遠沒有那(na)麼浪漫。《禮記?昏義(yi)》里說“婚”即“合二姓(xing)之(zhi)好”,根(gen)本(ben)目kang)木褪恰吧弦允shi)宗廟(miao),下以繼後世”。婚姻從來(lai)都不是個人(ren)的事(shi)情,而是家族的事(shi)情。娶妻(qi)生子,是一(yi)個人(ren)對于祖先的神(shen)聖義(yi)務。正因(yin)婚姻對于家族的關(guan)系如此重要,子女的婚事(shi)則完全被(bei)家族中享有絕對權力(li)的直系尊親屬(shu)尤其是男性直系尊親屬(shu)牢牢掌控(kong)。在今天我(wo)們看起(qi)來(lai)理所應(ying)當(dang)的婚姻自(zi)由、追求個人(ren)幸福,在當(dang)時是完全不可想象(xiang)的。當(dang)bei)鎏ti)婚姻只是家族血脈(mai)延續、香(xiang)火傳(chuan)承的工具時,“無後”ben)褪薔緣拇蟛恍  現乇忱肓嘶橐鱟鈧饕 納shen)聖目kang)模 yin)此法律將“無子”列(lie)為“七(qi)出”條(tiao)文之(zhi)一(yi),也就不難(nan)以理解了。

中國古代還有一(yi)個我(wo)們值得(de)關(guan)注的“家族”。在這里,尊卑、長幼、親疏的差序更是被(bei)奉為圭(gui)臬,被(bei)世lai)鈾錕逃諦鬧小?rong)入(ru)血脈(mai)。父權,是一(yi)個家族的核心,父祖掌控(kong)著經濟權、法律權、宗教權,而母系親屬(shu)則被(bei)忽略,被(bei)稱為“外(wai)親”,以區別于本(ben)宗。在以父權為核心的權力(li)框架內,一(yi)系列(lie)法律強制力(li)保障(zhang)的家庭倫理規範應(ying)運而生,比如子孫違犯教令、供養有缺(que),父母可行使生殺大權或呈(cheng)送(song)發遣;子孫既不得(de)私(si)擅用財,更不得(de)以家中財物私(si)自(zi)典(dian)賣;族內糾紛,可由家長自(zi)行處(chu)斷(duan)。這樣嚴謹、森嚴的以家族為單位的治理模式,不僅(jin)有助于社會治理權力(li)的下沉(chen)、穩固,同(tong)時也can)行?乜kong)制了治理成本(ben)。

誠然,中國古代法律有其無可回避的糟粕、腐朽、殘酷的一(yi)面,它對于個體(ti)意志的nan)掛鄭 雜諗 緣哪 櫻 雜詰撞ceng)民眾(zhong)的禁錮,仍為今人(ren)所詬病。然而,置于當(dang)時的時代背景下,它以穩定、持久且相對科學(xue)的制度規範,有力(li)地保證了各個階層(ceng)的安定有序和整(zheng)個社會的穩定發展(zhan),維護了親疏、尊卑、長幼、貴(gui)賤(jian)等級差序基(ji)礎上的樸素公平(ping)正義(yi)觀。誰都不能否認,它曾經發揮了重要的作用,在歷史(shi)上留下了閃(shan)liang)戀墓guang)芒。

法律是人(ren)類智慧的結(jie)晶,深受國家政(zheng)體(ti)、人(ren)口族群、主流文化等因(yin)素的制約。在幾千(qian)年的時間跨度里,與東西方其他國家相比,等級森嚴、尊卑有序的中國社會,也曾孕育出輝煌燦(can)爛的法律文化。也許對于現代中國的法律而言,過去的幾千(qian)年仿佛只是一(yi)支(zhi)冗長的序曲,只為近(jin)一(yi)個多世紀的風(feng)雲(yun)際會和脫胎換(huan)骨作出鋪墊。但是不應(ying)忘記,延續多年的文化基(ji)因(yin),不時提醒我(wo)們記得(de)返回故土(tu),學(xue)會以辯證的nan)酃guang)看待傳(chuan)承千(qian)年的我(wo)國古代法律,發現並汲取仍適用于新時代的法治精華。(作者單位︰北(bei)ben)jing)市第(di)一(yi)中級人(ren)民法院(yuan))


責任編(bian)輯︰梁成棟(dong)
相關(guan)新聞
快乐牛牛 | 下一页